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库小说网 >> 碎玉投珠 >> 第 58 章

八/九点钟, 刹儿街上停着辆警车,闪着灯,民警带走了丁尔和。价值几十万的料子,私藏赔物, 倒卖赔钱,但无论怎么判,等再出来, 从街头走到街尾只等着被戳脊梁骨吧。

不单是这条街,他们这一行都会传开,一辈子都给人当茶余饭后的笑柄。

丁汉白铁面一张,回来、翻脸、问责, 到现在将人撵出家门, 任一环节都没心软半分。转身对上丁厚康,这心急火燎的父亲已经满头大汗。

丁厚康哀求道:“汉白,二叔看着你长大——”

丁汉白说:“那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德行。”话都不叫对方说完, “二叔, 难道老二不是我爸看着长大的?你还跟我爸一起长大,是亲兄弟呢。”

自己儿子昧了料子的时候,挪三店公账的时候, 挂笑脸逼着分家的时候,这个可怜兮兮的爹在干什么?“一味纵容, 家法是丁家人的家法, 不光是治我的家法, 你应该善用。”丁汉白说, “养不教,父之过,你根本难辞其咎。”

他不欲多言,趟回前院去看丁延寿,也许今晚的一切打击太重了,丁延寿闷住气,仰靠在床头连呼吸都费劲。大家不放心,开车直奔医院急诊,量血压心电图,好一通折腾。

急火攻心,输上液后总算控制住,临时开了间病房,全都围在床边。丁延寿徐徐睁眼,扫一圈,担心的妻子,抹眼泪的小姨子,挡着光的四徒弟,还有大夫和护士。

他“嗯嗯”着,怎么少两个人?姜漱柳凑到耳边,说:“汉白办手续去了,慎语打水去了。”

手续办完,丁汉白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没进去。情面、颜面,他爸都顾及,恐怕会责怪他无情。更怕的是,一切办完,父子间的矛盾重提,那降下的血压估计又要飙上去。

纪慎语打水回来,进去递给姜采薇,倒一杯出来递给丁汉白。他在一旁坐下,试图活跃气氛:“可惜那么好的铜火锅还没涮。”

丁汉白吃他这套,笑起来,扭脸看他。“饿不饿,给你买点吃的?”丁汉白问,喝了那水,“老二的名声算是臭了,他以后还干这行的话,费劲。”

报案这招儿,图的不是具体惩罚,单纯是宣告天下。这行先是讲一个“信”字,顾客要什么样子,用什么料子,保真,保优,这是必须的。再者,是出活儿的师父,这行认人,拿出去,这是出自谁手,顾客才有面子。

丁尔和此番过去,声誉信誉名誉,一损俱损,后续的恶劣影响将无穷无尽。

丁汉白这一手,比关起家门打折对方的腿狠多了,是半分情面都没留,一点兄弟亲缘都不讲。他有些累,向后靠在墙上,冷,硬,琢磨着,会不会过分了点。

他甚至想,许多年后,丁尔和成了家,有了孩子,哪天在街面上遇见,那侄子侄女会叫他一声大伯吗?他想远了,手掌一暖,幸好纪慎语将他拉回现实。

“师哥,别想做完的事儿,不如想想接下来要做的事儿。”纪慎语揉捏那大手,轻轻抠手掌中的茧子。他知道对方在烦恼什么,又道:“家里的事儿等师父亲自处理就行,你不用介怀,还是研究研究怎么把钱凑齐吧。”

真是直击要害,丁汉白“嘶”一声:“我好不容易把这茬忘了,你就不能哄我两句高兴的?!”

纪慎语乐起来,只咧嘴不出声,而后郑重地说:“师哥,等师父出了院,我跟你走吧。”

丁汉白反手攥紧,点了点头。

丁家这一场地震动静实在不小,不出三天,行里传遍了,托丁汉白改行的福,古玩圈也都知晓一二。这下可好,丁汉白这个二十出头的新秀树了威风,瞬间出了名。

不过事情闹到这一步,分家是板上钉钉的事,不止玉销记,一墙之隔的大院也没法同住了。丁延寿犯的是急病,控制住就能出院,可他躲避似的,竟然主动又续了两天。

姜漱柳心烦,这人乐意住,她可不乐意往医院跑,便警告两天后必须出院。丁延寿哄:“三店新出的镯子怪好看,给你戴一只。”

姜漱柳说:“首饰都要把抽屉塞满了,你觉得我还会稀罕?”她从恋爱到结婚,直到如今,数不清有多少首饰玩意儿,奈何就长了一根脖子俩胳膊。一顿,她问:“分了家,亲儿子咱们不认了,养儿子不吃股,廷恩手艺够不上……那百年之后玉销记怎么办?”

怎么这些个枕边人都那么会直击要害,丁延寿霎时头疼,他不就是想不通,所以才拖延时间吗?走廊外婴儿啼哭,他说:“要不,咱们再生一个?”

姜漱柳勃然大怒,等怒气消散,竟扭着脸哭了。她那么好的儿子,顶天立地又有本事,为什么偏偏有那样的毛病。她日日夜夜都幻想着,那俩孩子改好了,一切回归正轨,只可惜那顶天立地的好儿子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丁汉白一身衬衫西裤泡在瓷窑,检查之前纪慎语修复的几件真品,还有一批顶级精品。他眼里容不得丁点瑕疵,竟检出了三件不合格的。

纪慎语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待丁汉白指出,只得乖乖地回炉重造。

等忙碌完一天,丁汉白的白衬衫沾成泥土色,纪慎语甚至变成花脸儿。他们买了点吃的赶去医院,到病房外,丁汉白止住步子。

纪慎语独自进去,摆上碗筷,与师父师母共食。他狼吞虎咽,酱菜丝都吃出东坡肉的架势,再拿一个馒头,吭哧咬一口,恨不得整个吞了。

丁延寿和姜漱柳心知肚明,饿成这样,总不能是在玉销记出活儿的缘故。姜漱柳说:“喝汤,非噎着才知道灌缝儿。”

纪慎语听话,端碗喝汤。

丁延寿说:“那片里脊肉没瞧见哪,等我给你夹?”

纪慎语伸手夹肉。

他像个小孩儿,爸妈守着挑三拣四,却句句藏着关心。他望一眼门,蓦然红了眼眶,丁汉白在那门外默默吃着,安安静静,什么关怀都没有。

纪慎语搁下馒头,出溜到地上跪伏着:“师父,师母,你们原谅师哥好不好?”他去抓丁延寿的手,“师父,答应了我们吧,求求你了……”

病房内顿时安静,不喘气似的。

他久久得不到回应,懂了,站起来跑出去,碰上门那刻撞入丁汉白怀里。这是医院,一切相拥安慰都能安心些,只当是遭了坏消息。丁汉白揉他的肩,说:“我都听见了。”

他低头贴着纪慎语的耳朵:“别这样,我们没权利让父母同意,如果咱们在一起是在他们心上割了一刀,何必非要求原谅,割他们第二刀。”

纪慎语说:“我不想你委屈。”

丁汉白抱得紧了些,他不委屈,这一辈子长着呢,总要经历些不如意。他把纪慎语哄好,估摸着里面也吃完了饭,正一正衣襟,拍一拍尘土,推门而进。

他已经做了容不下兄弟的恶,干脆把白脸的戏唱全乎。丁延寿和姜漱柳同步望来,霎时间都不会摆表情了,他说:“妈,你和慎语回去吧,早点休息。”

姜漱柳问:“你还在崇水住着?”

丁汉白点头,端出混不吝的样子:“今晚我留下陪床,这儿的沙发都比那儿的破床舒服。”

待纪慎语陪姜漱柳离开,丁汉白踱到床边,坐下,拿个苹果开始削。丁延寿盯着那双手,雕石刻玉的手,不知道多久没碰过刀了,思及此,他气道:“我不吃!”

最后一截果皮掉落,丁汉白咬一口:“我吃的。”他渐渐吃完半拉,敛着眉目,像说什么无所谓的闲话,“想好怎么分家了么?”

丁延寿说:“怎么分都跟你没关系。”

丁汉白道:“别色厉内荏了,我不求你和我妈接受,也不求你们原谅,我在外面掉一层皮都不会腆着脸回来认错。可你不是我爸么,她不是我妈么,养大我的家有了事儿,我不可能装聋作哑。”

前半句冷酷,后半句恳切,他说:“爸,我的意见是这样,三间玉销记,一三店你留着,二店给二叔他们,老二折了,还有老三,以后可愈结婚总要有份家业傍身。”

店完了是家,丁汉白思考片刻:“当初的三跨院咱们家出大头,二叔出小头,他们要是搬家就把钱给他们。丁家是看手艺的,这么分一点都不亏待他们,你以后不用内疚,更不怕传出去遭人议论。”

丁延寿久久沉默,分家有什么难的,统共那些东西,问题是分完等于离心,谁也管不着谁。他没管人的兴趣,可二店挂着玉销记的牌子,他做不到不闻不问。

丁汉白看穿,说:“爸,顾客认玉销记的牌子,是因为玉销记的物件儿上乘,他们经营不善也好,技艺不精也罢,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关门倒闭或者别的都跟咱们无关。”

丁延寿急道:“那是祖宗传下来的店!”

丁汉白帮忙顺气,趁势靠近:“祖上好几间,不也缩减成三间了?你只担心他们那间没落,为什么不想想你手里的扩大?你是行中魁首,你还有慎语,还有廷恩,你要是愿意……还有我。”

丁延寿倏地抬眼,父子俩对上,遗传性的漆黑瞳仁儿,复刻般的挺鼻薄唇,齐齐卡着万语千言。丁汉白的声音很低:“挺长时间了,我悄悄办瓷窑,倒腾古玩,现在正筹钱预备开古玩城。我自立门户了,但我从没想过卸下对家里的责任,雕刻的手艺和天分也注定我这辈子都要握刀。”

他和纪慎语的事儿是炸/弹,也是□□,情感上,前途上,埋藏的巨大分歧全掀开了。丁延寿仰头靠着墙,惶惶然地想,更以后呢?

家业没了可以再挣,可技术失传要怎么办?

丁汉白说:“爸,这辈子问心无愧就好了。同仁堂的生意百年之久,当初不也上交秘方变成国家控股?没什么是永远的,风光过,满足过,人是活生生的人,紧着自己高兴最要紧。”

丁延寿被这份豁达震动,甚至有些发愣,许久,舒一口气:“明天办出院,分家。”家字说完,他张张嘴,试图再次提起丁汉白和纪慎语的事儿,却又觉得徒劳,便什么都没说。

一宿过去,病房空了。

家,难成易分,关张数天的玉销记今日仍没有开门,但丁家院子恢复些人气。一大家子聚于客厅,丁可愈扶着丁厚康,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桌上搁着一盒子,里面七七八八的证件堆叠着,房子,铺子,还有丁汉白爷爷留下的一纸遗书。丁延寿灌一杯茶,利索地分了家,分完梗着几句嘱咐。他看向丁可愈,说:“照顾好你爸。”

丁可愈问:“大伯,我以后还算你的徒弟吗?我还能跟你学手艺吗?”

丁延寿点点头,应允了。他的目光移到丁厚康身上,与之对视数秒,想说的话竟然忘了。丁厚康接过东西,叹一口气,提了搬家。

丁延寿点点头,也答应了。待二叔他们回东院收拾,客厅内一时无人说话,静了片刻,丁汉白从椅子上立起,说:“都处理完了,我走了。”

他说完走到纪慎语身旁,轻轻牵住纪慎语的右手。众目睽睽,但也应该是意料之中,他补充:“这回,我得把慎语带走。”

纪慎语说:“我要跟师哥一起走。”

谁都知道,丁延寿当初以死相逼让纪慎语留下,拖延而已,怎么会是长久之计?活生生的人,哪儿控制得住,到最后,一个都留不下。

姜漱柳背过身去,哭了,丁延寿端坐在圈椅中,半晌说道,困了。这两口相互揽着走出客厅,回卧室关上门,无力又倔强地默许了这场出走。

他们无法接受丁汉白和纪慎语之间的情意,俩小的也不求他们接受。但他们不再阻挠,放了手,从此两个儿子撇出去,自己去闯吧。

丁汉白和纪慎语回到小院,那一丛玫瑰开得真好啊,他们抱了抱,笑了笑,然后一起收拾行李。纪慎语当初的三口木箱派上用场,书、料子、喜欢的摆设,全装满了。

姜廷恩过来帮忙,瞧瞧大哥,看看“大嫂”,要哭。“你们就不管玉销记了?”他打开柜子,“姑父姑姑多难过呀,可惜我是独苗,不然我就过继来。这、这是什么东西……”

纪慎语一瞅,是那抱三弦的秘戏瓷。他一把夺下藏到身后,安慰道:“我是三店的大师傅,怎么会不去呢?还有师哥,他在别处出活儿也是一样的。”

叫的车陆续到了,一箱箱东西也都搬得差不多了,丁汉白和纪慎语一起,临走前擦桌、浇花、扫地。他们离开时停在前院,并立在卧室门口,磕了个头。

养育之恩,教习之恩,注定辜负了。

丁延寿和姜漱柳坐在床边,听那脚步声离远,外面汽车引擎轰隆,也越离越远。丁延寿扶妻子躺下,盖被、拍肩,试图营造个静好的午后。

那结着苍苍厚茧的大手动作很轻,曾牵着姜漱柳走入婚姻殿堂,曾握着丁汉白的小手讲授雕刻,曾攥紧纪芳许应了托孤的承诺。

全是昨日光景了。

太阳将落时,丁延寿步出卧室,踩过院子里的石砖,绕过影壁。东院空了,小院也空了,春风都觉萧瑟,这一大家子人至此各奔东西。

一场病叫他拄着拐杖,他便拄着,独自立在影壁前。他望向大门外,可那外头什么都没有,没有丁汉白放学归来,没有丁尔和丁可愈追逐打闹,也没有丁厚康提一斤酱牛肉,进门便喊他喝一壶小酒。

空空荡荡,丁延寿立了一时三刻。

这个家,他到底没有当好。

※※※※※※※※※※※※※※※※※※※※

张斯年:别来我这儿住OK?

喜欢碎玉投珠请大家收藏:(www.txtwww.com)碎玉投珠飞库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 - 碎玉投珠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

猜你喜欢: 变猫记我行让我上[电竞]彩虹色暗恋误入狼室:老公手下留情!你撞我心上啦荷尔蒙式爱情容我放肆一下明目张胆逆流半吟七十年代小后妈蜜糖荣光[电竞]绝对温柔恋上一片雪思你成疾心动在逃生游戏写小说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慕川向晚老师,太给力!新欢尽欢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狙击蝴蝶
完本推荐: 穿到大佬黑化前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我一直都爱你全文阅读牙印全文阅读召唤万界之绝世帝皇全文阅读上瘾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纨绔天医全文阅读邪蟒神瞳全文阅读土匪攻略全文阅读地球上线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综]水杉之刃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她真的不好哄全文阅读权宦心头朱砂痣全文阅读魔╳神全文阅读狼的爱恋全文阅读琥珀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隋末之大夏龙雀农家娇娘超凡药尊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姑娘你不对劲啊战场合同工天后她多才多亿全球密室[无限]西游:刚上封神榜,加入聊天群!一世高手弃婿当道重生之战神吕布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九星之主左道倾天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孙猴子是我师弟戏精打脸日常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大宋清欢神话版三国有请小师叔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三国:开局砍了玩家领主被迫成名的小说家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漫游在影视世界洪荒:开局自废圣位大奉打更人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碎玉投珠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移动版 - 飞库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