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库小说网 >> 碎玉投珠 >> 第 46 章

除夕算不上悄然而至, 鞭炮声,红灯笼,满盒子花生酥糖,处处透着年节气氛。丁家人多, 每年的除夕夜必须欢聚一堂,共同张罗一桌好菜。

厨房拥挤,丁可愈剁馅儿, 纪慎语揉面,其他老少各自忙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众人抬头,见丁汉白挽着袖子冲来, 一身鸡毛。

姜采薇问:“你干吗呀?”

丁汉白说:“你姐让我杀鸡, 那鸡满院子乱跑。”他搁下菜刀,洗洗手。纪慎语问:“那就不杀了?”

丁汉白定睛看清,那人绑着围裙, 勒出腰身, 一双白净的手揉捏面团,分不清哪个更细腻。“杀啊,你陪我去。”他大庭广众之下心旌摇曳, 眼神都带上钩子,“菜刀我用不惯, 我得用刻刀。”

师兄弟几个全部罢工, 一齐去院里看丁汉白表演杀鸡。年三十, 干净方正的院子, 树是树,花是花,一只膘肥体壮的棕毛老母鸡昂首阔步,时而展翅,时而啄地,与丁汉白对峙。

丁汉白杀鸡都要穿熨帖的白衬衫,单薄,却不觉冷似的。浑身绷劲儿,负手一只,手里握着把长柄刻刀,刀刃不过厘米长。“嘘。”他靠近,压着步子。

那鸡也不是个好相与的,扑棱扑棱乱跑,丁汉白那铁石心肠追上去,竟一脚将鸡踢飞在半空,再一把薅住翅膀。“——啊!”围观三人惊呼,根本没看清丁汉白手起刀落,只见一道鸡血喷薄,呲了一米多长。

刀刃滴血,那一刀很深,太深了,鸡脑袋摇晃几下彻底断裂,掉在石砖上。纪慎语瞠目结舌,回想起自己用刀划流氓,丁汉白这出手的速度和力度是他的数倍。

不待大家回神,丁延寿冲出来大骂:“败家子儿!把我的院子擦干净!”

大家又四散奔逃,丁汉白孤零零地立在院中央,抬眸,瞧见纪慎语仍安坐在廊下。他问:“你怎么不回去和面?”

纪慎语说:“别人不管你,我管。”

丁汉白又问:“我杀鸡好不好看?”

纪慎语乐道:“好看,明年能杀猪吗?”

丁汉白徐徐走近,近至廊下,扒着栏杆与纪慎语对视:“杀猪啊?珠都要我的命了,我怎么下得去手。”

晚上,全家欢聚一堂,佳肴配茅台,个个面目绯红。丁汉白与纪慎语倒还清明,饭后拎一份饺子,去医院看望梁鹤乘。

医院冷清,不料病房已摆上酒菜,张斯年正与梁鹤乘对酌。这俩老头可怜巴巴的,一个有儿无用,一个垂危不治,值此佳节居然凑到了一起。

饺子摆上,伴着凌晨的鞭炮烟火碰杯,丁汉白说:“您二老一笑泯恩仇了。”

梁鹤乘反驳:“把恩去了,从前只有仇。”

张斯年附和:“仇不仇,反正你也熬不过我。”

对呛点到即止,梁鹤乘的身体只能负荷几句,那六指儿的右手也夹不起饺子。纪慎语喂,老头咕哝道:“饺子就酒,吃一口,喝一盅,什么遗憾都没了。”

纪慎语说:“师父,你再吃一个。”

梁鹤乘看他,摇了摇头。这副身体进不去多少吃食,那痛劲儿也掩盖住饥饿,纪慎语不哭不叹,不讲丧气的话,反带着笑,一下一下捋那根多余的小指。

张斯年说:“你师父在江湖上有个外号,叫鬼手。”

纪慎语听房怀清说过,还知道张斯年叫鬼眼儿。过往年月的恩恩怨怨,那些较量,那些互坑算计都已模糊,哪怕窗外烟花如灯,也照不真切了。

他们深夜才回,一觉醒来是大年初一,除却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在卧室都能听见前院的动静。纪慎语睡眼迷蒙,一旁空着,与他相拥而眠的人早已起床。

他赶忙穿衣,这时屋外一声叫嚷,姜廷恩倍儿精神地蹿进来:“纪珍珠!过年好过年好,大哥叫我喊你起来!”

纪慎语好笑道:“你怎么这么早?”

姜廷恩说:“姑父这儿来的人多,我们师兄弟都要在。”他一屁股坐在床边,“大哥帮着招待,走不开,所以我……”

对方一顿,纪慎语疑惑地抬头。姜廷恩问:“你肩膀上那几点红是什么?”

纪慎语低头一瞧,能是什么?是丁汉白发狠吸出来的印子。他的脸上红白莫测,穿好衣服瞎编:“昨天挨着肉穿毛衣,扎的。”

姜廷恩凑近:“你知道么?男女亲热的时候用嘴一嘬,弄出来的印子也这样。”

纪慎语心肝打颤,生怕这不着调的老四在暗示什么,甚至在诓他什么。“说的像你亲热过。”他强自镇定,“再说了,谁来嘬我?男女亲热总不能男的挨嘬吧?”

姜廷恩脸一红:“你们南蛮子真不正经,我回前院了!”

蒙混过关,纪慎语要折寿三年,等拾掇好赶去前院,好家伙,屋门大敞,廊下放着暖壶热茶,台阶下扔着七八个软垫。他一抬头,丁延寿立在客厅里,丁汉白里里外外地与客人拜年寒暄。

来人不能只瞧年纪,年纪大也许辈分小,喊叔叔的,喊伯伯的,甚至还有喊爷爷的。一拨接一拨,叔伯兄弟抑或哪哪的亲戚,小辈磕头,乌泱一跪。

再者是喊着“丁老板”的行里人,没完似的,恨不得首尾相接。纪慎语第一次见这阵仗,从前在扬州也热闹,纪芳许的朋友也陆续登门拜访,只是没这般壮观。

“慎语!”丁汉白喊他。

他疾步过去,还没来及问话便被推进客厅。丁汉白冲着一屋体面的叔叔伯伯,介绍道:“这就是做玉薰炉的纪慎语,石章做旧也是他,以前扬州的纪师父是他父亲。”

甫一说完,大家都面露吃惊,估计是因为纪慎语年纪小。纪慎语本身无措得紧,却一派大方地问好叫人,人家问他纪芳许的生平事,他便简洁地一一作答。

什么后起之秀,什么青出于蓝,丁汉白与纪慎语并立一处,接受铺天盖地的夸奖。有个最相熟的,拍拍丁延寿说:“玉销记的大师傅后继有人了,你该退就退吧,退了咱们满世界玩儿去,做一回甩手掌柜。”

丁延寿大笑,与那一帮同行喝茶聊天,丁汉白和纪慎语出来,沿着廊子走一截,停在角落说话。“要张罗一上午,困的话下午睡会儿。”丁汉白说,“自从雕了玉薰炉,打听你的人就多了。”

纪慎语难掩兴奋:“我以后真能当大师傅?”

丁汉白不答,他知道纪慎语喜欢雕刻,也喜欢造物件儿,这之间的取舍平衡他不会干预半句。纪慎语在这片刻沉默中知晓,靠近一步,音低一分:“你不是要收残品给我修吗?我当了大师傅也会帮你的,哪怕忙得脚不沾地也会帮。师父和你之间,我已经选择了辜负师父……总之,我最看重你。”

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屋墙内长辈们谈笑风生,院墙外街坊们奔走祝贺,丁汉白定在这一隅,猝不及防地听纪慎语阐明心迹。他想握住对方的手,犹豫分秒改成摸一摸头,不止是爱侣,也包含师哥的情谊在内。

如此忙碌到中午,午后终于落得清闲,一大家子人关上门,搬出麻将桌自娱自乐。姜廷恩三下五除二输掉压岁钱,拽着俩姑姑撒娇去了,而后姜采薇来报仇,没回本便也落了下风。

来来去去,只有丁汉白闷声发财,最后将牌一推,胡了把清一色。他不玩儿了,赢钱有什么意思,出门花钱才顶有趣。带着纪慎语,逛街加兜风,兜来兜去就到了玳瑁。

纪慎语揣着不薄的压岁钱,左右丁汉白火眼金睛,那他只等着捡漏。转来转去,丁汉白停在个卖衣裳的摊位前,马褂,宽袖对襟上衣,绣花腰带……他好奇:“老板,民国的款,挺漂亮。”

大的与老板热聊,小的去买了糖葫芦吃,买回来一听,刚刚聊完辛亥革/命。纪慎语躲一边吃着,酸酸甜甜,抬眼却撞上人间疾苦。一白发老人,坐在树下垂泪,与这年节氛围格格不入。

一问,老爷子摇头不说。纪慎语注意到那包袱:“爷爷,您是卖东西,还是买了东西?”

老头扯嗓子哭嚎,惊动了聊得兴起的丁汉白。丁汉白颠颠跑来,没半点同情心,张口便问:“是不是有好物件儿?拿出来我保保眼儿。大爷,哭不来钱财哭不去厄运,您歇会儿吧。”

老头解开包袱,里面是个乌黑带花的器物。

丁汉白接过,一敲,铜器,大明宣德的款。“铜洒金,这铜精纯。”他不说完,觑一眼对方,“卖东西没见过哭着卖的,这是你买的吧?”

老头说:“我也不瞒你们,我叫人骗了。”

既然坦诚,丁汉白索性把话接住:“这铜绝对是好铜,器型款识也挑不出毛病,可是这通体洒的金不对,只是层金粉。撒完包了层浆,质感粗糙。”又问,“您老砸了多少钱?”

老头哽咽:“五万五,倾家荡产了。”

丁汉白笑话人:“这么完好的宣德炉铜洒金,才五万五,能是真的?”他掂掇片刻,故作头疼,“这样吧,三万,你卖给我。”

老头吃惊:“假的你还买?”

他说:“我看您老人家可怜,设想一下,要是我爸倾家荡产坐街边哭,我希望有个人能帮帮他。”拉老头起来,面露诚恳,“我是做生意的,几万块能拿得出。”

旁边就是银行,丁汉白取钱买下这物件儿。待老头一走,他揽着纪慎语立在人行道上吹风,说:“小纪师父,烦请您好好修修。”

纪慎语大惊:“这不是赝品吗?还要修?”

这表面一瞧的确是赝品,还是等级不算高的赝品,可它之所以作伪加工,是因为自身破损得太厉害。换言之,这其实是件烂不拉几的真品。

纪慎语问:“那残品值五万五吗?”

丁汉白说:“值的话就不用费劲加工了,而且值不值我都只给那老头三万,他得记住这肉疼的滋味儿,这样他才能吸取教训。”

再看那物件儿,通体洒金,色块却形状不一,纪慎语气结:“专拣难活儿折腾我!”骂完晃见路边一辆面包车,脏脏的,却十分眼熟。

车门打开,下来的人更眼熟,是佟沛帆和房怀清。

四人又见面了,大过年的,不喝一杯哪儿说得过去。街边一茶楼,挨着窗,佟沛帆剃了胡茬年轻些许,落座给房怀清脱外套,又要摘围巾。

房怀清淡淡的:“戴着吧。”

袖管没卷,两截空空荡荡,纪慎语凝视片刻移开眼,去瞧外面的树梢。偶然遇见而已,丁汉白却心思大动,询问佟沛帆的近况,生意上,前景上。

他明人不说暗话:“佟哥,我看见你就冒出一想法,就在刚刚。”他给对方斟茶,这寻常的交往礼仪,在他丁汉白这儿简直是纡尊降贵,“我想办个瓷窑,如果有你等于如虎添翼,怎么样?”

佟沛帆问:“你想合伙?还是雇我?”

丁汉白说:“你有钱就合伙干,没钱就跟我干,等赚了钱一窑扩成两窑,我再盘一个给你。”他脑筋很快,“不瞒你们,我和慎语搞残品修复,瓷器比重最大,没窑不方便。将来我要开古玩城,每间店要基础铺货,初期我还想做供货商。开了合作再把散户往里拉,就好办多了。”

东西分三六九等,不是每个窑都能全部做到。丁汉白盘算过,他和佟沛帆办瓷窑,对方经验丰富,而纪慎语懂烧制,分工之后天衣无缝。这计划一提,佟沛帆沉吟,说要考虑,考虑就说明动心。

这天底下,哪有乐意四处漂泊居无定所的,何况还带一个残疾人。

纪慎语半晌没言语,他一向知道丁汉白艺高人胆大,没料到经营的头脑也这样灵活,并且还对未来计划安排得这么清楚。安静的空当,他问房怀清:“师哥,你们暂时住在市里?”

房怀清说:“旧房子没收拾出来,这两天在招待所。”

纪慎语点点头:“师父住院了,得空的话去看看吧。”

房怀清还是那死样子:“只怕见到我,他直接就一命呜呼了。”

杯底不轻不重地一磕,纪慎语眼也冷,话也凉:“一命呜呼还是回光返照,反正老头都没多少日子了,如果他这辈子有什么遗憾,你必定是其中一个,去认个错,让他能少一个是一个。”

房怀清满不在意地笑,似乎是笑纪慎语多管闲事。纪慎语也不恼,平静地望着对方,直到那笑容殆尽。“住院那天,师父让我看画,教我。”他说,“那幅画真长,是《昼锦堂图并书昼锦堂记》。”

其实周遭有声,可这方突然那么安静。

茶已经篦出三泡,烫的变凉,凉又添烫。

不知过去多久,房怀清问:“在哪个医院?”

天晚才走,丁汉白慢慢开车,心情不错,毕竟得了物件儿又提了合作。纪慎语有些蔫儿,许久过去,自言自语道:“梁师父真的快死了。”

丁汉白说:“是,大夫都没办法。”

纪慎语回忆,当初纪芳许也是这样,一点办法都没有,还好有他和师母相送。他轻轻叹息,将郁结之气呼出,松快地说:“我要送走梁师父了,幸亏他遇见我,不然孤零零的。”

丁汉白问:“难过吗?”

纪慎语答:“我又不是铁蛋一颗,当然会难过。但比起难过,其实更欣慰,我跟老头遇见,我学了本事,他有人照顾送终,这是上天垂怜两全其美的结局。”

丁汉白认同道:“没错,人都是要死的。夫妻也好,兄弟也好,死的那个舍不得,留的那个放不下,最痛苦了。依我说,最后一面把想说的话说完,再喊一声名姓,就潇潇洒洒地去吧。”

纪慎语说:“留下的那个还喘着气,想对方了怎么办?”

丁汉白又道:“没遇见之前不也自己照过吗?就好好过,想了就看看照片旧物,想想以前一起的生活,哭或者笑,都无妨。”

纪慎语倏地转过脸来:“师哥,我要你的照片,要好多好多张。”

那模样有些忐忑,还有些像恍然大悟。丁汉白应了,掉头疾驰,在街上四处寻找,整个区都被他跑遍,最终找到一家还在营业的照相馆。

他们两个穿着衬衫并肩而坐,在这冬天,在这相遇后的第一个新年拍下张合影。

丁汉白说:“以后每年春节都拍一张,在背面注上年份。”

纪慎语应道:“咱们给师父师母也拍,以后要是有了徒弟,给徒弟也拍。”

如此说着上了车,尾气灰白,远了。归家,纪慎语卧在书房飘窗上撒癔症,攥着相片和丁汉白送他的玉佩,等丁汉白进来寻他,他略带悲伤地一笑。

“师哥,要是老纪能看看你就好了。”

丁汉白一凛:“那多吓人啊……”

纪慎语笑歪,拧着身体捶床:“我想让他知道我跟你好了,我找了个英俊倜傥的。”待丁汉白坐到边上,他凑过去,“师哥,梁师父和张师父都六七十了,连生死都参透不在乎了。等五十年后,六十年后,你也看淡一切,那还会像现在一样喜欢我吗?”

丁汉白故意说:“我哪儿知道,我现在才二十。”

纪慎语骂道:“二十怎么?二十就哄着师弟跟你好,亲嘴上/床,你哪样没做?弄我的时候心肝宝贝轮着叫,穿着裤子就什么都不答应?”

丁汉白差点脱裤子:“我都答应,行吗?别说五六十年后我还喜欢你,我跟王八似的,活他个一千年,一直都喜欢你。”

纪慎语转怒为喜,找了事儿,一点点拱到丁汉白怀里。搭住丁汉白的肩膀,他靠近低声:“师哥,我想香你一口。”

他把丁汉白弄得脸红了,在昏黄灯光下,白玉红成了鸡血石。他仰面凑上去,蜻蜓点水亲一下脸颊,再然后亲到鼻尖……他一早觉得这鼻子又挺又高,有些凶相。

丁汉白被点了穴,不敢动,直待到嘴唇一热。

纪慎语轻轻地吻他,主动地,温柔地,不似他那种流氓急色,却也勾缠出了声音。“师哥……”纪慎语叫他,字句含糊,黏腻得他骨头一酥。

窗外烟花阵阵,他的舌尖都叫这师弟吮得发麻。

那一刻丁汉白全懂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那能怪周幽王傻蛋吗?全怪褒姒妖精!唇齿分开,他将纪慎语按在怀里,生怕这发了浪东西跑出去祸害。

“新年快乐。”怀里人说。

丁汉白想,快乐什么,简直登了极乐。

※※※※※※※※※※※※※※※※※※※※

跟现实没对上,现在是元宵节快乐!

喜欢碎玉投珠请大家收藏:(www.txtwww.com)碎玉投珠飞库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 - 碎玉投珠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

猜你喜欢: 老师,太给力!于他掌中娇纵执念七零炮灰小知青解药我的小幸运飞鸟奶油味暗恋荣光[电竞]新欢武装特警幸福那么多着迷彩虹色暗恋明目张胆尽欢他的浪漫我在综艺里嗑神颜容我放肆一下病名为宠野火朝思慕久悄悄咬一口婚撩在逃生游戏写小说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完本推荐: 魔鬼的体温全文阅读邪蟒神瞳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野火全文阅读甜甜的恋爱我可以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琥珀全文阅读解药全文阅读重生军婚:神医娇妻宠上瘾全文阅读娇卿全文阅读天作之合全文阅读彩虹色暗恋全文阅读挚吻全文阅读吞噬星空全文阅读玉生香全文阅读承蒙宠爱全文阅读帝王宠之卿本妖娆全文阅读一念起全文阅读反派大佬穿成炮灰(快穿)全文阅读春光乍泄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戏精打脸日常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躲在冷宫苟成大佬一世高手赛博英雄传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欢想世界信息全知者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逍遥侯怪物被杀就会死传奇浪潮十八年小阁老六宝联盟:神秘爹地,团宠妈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地府全球购超神学院之异能者大国重工:重生1987!一笑风云变催妆漫游在影视世界重生之战神吕布人在方寸山,开局猴子走错门锦衣玉令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盗墓:从终极开始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神话版三国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碎玉投珠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移动版 - 飞库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