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库小说网 >> 碎玉投珠 >> 第 38 章

风雪渐停, 丁汉白的头脑也渐渐清醒, 然而越清醒越得意, 有种为非作歹的畸形快意。他从雪地爬起, 望着跑出近百米的身影, 呼唤一声,只见对方反跑得更快。

纪慎语从当时惊骇到眼下冷静,已经说不出是何种心情。踏雪摇晃,嘴巴似乎残存余温, 而头绪如漫天雪花,理不清辨不明。

跑着跑着, 他终于崩溃跪地,捂住脸面颤抖起来。

丁汉白亲了他,用嘴唇触碰他的嘴唇。

他的所有认知、所有既定观念被那一吻敲碎, 唇碾着唇, 舌头勾着舌头, 怎么能……他放下手,想不通丁汉白怎么能那样做?马蹄声入耳,他知道丁汉白追了上来,听得见丁汉白一声声叫他。

纪珍珠,这名字他讨厌过,在一开始。

可从没像此刻这般,听见就觉得恐惧。

丁汉白任着性子耍完流氓, 追上, 下马将纪慎语拎起。“珍珠?”他手中一空, 纪慎语挣开继续跑,他伸手拦,审时度势地道歉。

他算是明白心口不一的感觉,嘴上念叨着“对不起”,心中却八匹马都追不回,毫无悔意。纪慎语叫他半抱着,慌得像被痛踩尾巴的野猫,防备心和拳头獠牙一并发挥。

丁汉白低吼:“我放开你,别闹腾。”缓缓放开手,怪舍不得,明明前几天还与他同寝酣睡,可对方此刻没有半分留恋他的怀抱。

纪慎语心乱如麻,冲出去几步,回身,挣扎着求一线希望:“你那会儿癔症,一定是把我当成谁了,对么?”

丁汉白答得干脆:“不是。”

纪慎语陡地失控:“就是!一定是!”他连连后退,靴子后跟锵起一片冰渍,“是商敏汝,还是乌诺敏……是谁都行,反正不是我。”

丁汉白问:“是谁都行?我亲谁都行?”

他不给纪慎语时间回答,无赖地说:“你不是觉得我最近反常么?现在该明白了,因为我藏着这点心思,我想亲的就是你。亲你的那刻我真后悔,人间还有这种好滋味儿,我怎么那么能忍?”

纪慎语脸面通红,冻的,却又阵阵发烫。他心已溃败,身体仍直挺挺地站着,丁汉白朝他走来,拥抱他,他实在不明白,他们明明是师兄弟……是同一性别的男人。

浑蛋王八蛋,他嗫嚅。

丁汉白低头看他,他又掉下一颗眼泪。

“珍珠……”丁汉白说,“是我不好,我们先回去,一哭小心冻伤脸。”也许他坏到了极点,可纪慎语的一滴泪砸下,让他坏透的心脏生出片刻仁慈。哄着,抱对方上马,不敢再用胸膛猛撞,只能挥着马鞭肆虐。

他们二人终于归来,丁尔和早在蒙古包喝完三碗羊奶。回赤峰市区,期间纪慎语缩在车后排发呆,瞥见那顶蓝色蒙古帽,恨不得开窗扔出去。不止蒙古帽,金书签、琥珀坠子,他都要归还丁汉白。

就这样计划着,自认为可以与之割裂,下车上楼,坐入告别的宴席,纪慎语失了魂魄般不发一言。夜里,他收拾行李,卷被子去另一间卧室睡觉。

丁汉白靠着床头,叮嘱:“白天躺雪地上可能着凉,盖好被子。”

纪慎语咬牙切齿,还有脸提躺雪地上?!那拥抱,那压下他帽子的手指,那笼罩他时势在必得的笑,回想起来勒得他喘不过气。

他扔下行李冲到床边,将被子蒙住丁汉白,拳打脚踢。丁汉白毫不反抗,坐直任他发泄,他又没出息地想起丁汉白为他和劫匪拼命,想起丁汉白不打招呼接他放学,想起丁汉白脱下外套,为他擦干淋漓的双脚。

回忆开闸,有开头,无尽头,总归这人对他的好更多。纪慎语停下手,一派颓然,伸手拽下被子,想看看丁汉白被他打伤没有。

丁汉白仰面看他,他说:“以后别对我好了。”

赤峰的最后一夜,这二人都没睡着。

第二天踏上归程的火车,还是一方卧铺小间,纪慎语直接爬上床躺好,背朝外,作势睡觉。丁尔和问:“他怎么了?”

丁汉白乱撒气:“还能怎么,看见你心烦呗。”

纪慎语盯着墙壁,火车晃荡他却老僧入定,而后两眼酸涩不堪,闭上,静得像方丈圆寂。捱过许久,有乘务员推着餐车卖饭,他听见丁尔和要去餐车吃,那岂不是只剩丁汉白和自己?

他骨碌起来:“二哥,我跟你去吃饭。”

丁尔和似是没想到:“行……那走吧。”

丁汉白安坐床边,眼瞅着纪慎语逃命般与丁尔和离开,哭笑不得,又感觉有趣。他从来讨厌谁才欺负谁,可摊上纪慎语,烦人家的时候欺负,如今喜欢了,还是忍不住欺负,总之煞是缺德。

他无奈望向窗外,明白该给对方时间。

转念又担心,如果纪慎语始终不接受,他就此放弃?

丁汉白思考无果,索性继续看那本《酉阳杂俎》。看到卷十三,纪慎语随丁尔和吃饭回来,他不抬头,等纪慎语重新上床,说:“老二,你不是觉得无聊么,我给你讲故事吧。”

丁尔和疑惑地点点头,他什么时候觉得无聊了?

丁汉白讲道:“这卷叫尸穸,第一个故事是永泰初年,扬州的一个男子躺在床上休息。”他使眼色,丁尔和会意:“这么巧,看来扬州男子吃饱了就爱躺床上休息。”

纪慎语蹙眉睁眼,那一卷他还没读,只能听着姓丁的阴阳怪气。丁汉白继续讲:“这位扬州的男子睡着了,手搭在床沿,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死命地拉,叫天天不灵,叫师哥也没人应。”

纪慎语闻言将手臂蜷在胸前,抠着棉衣拉链。

“说时迟那时快!地面豁出一条裂缝,那双手把男子拽下床,掉进了洞里!”丁汉白声情并茂、抑扬顿挫,“男子掉进去,裂缝迅速闭合,地面只留一件米色棉衣……不对,是一件长衫。”

丁尔和问:“那怎么办?”

丁汉白喊:“立刻挖地啊!挖了几米深,土地中赫然出现一具尸骸,连肉星儿都没有,显然已经死去好多年。”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那地上片刻,地下会不会时光飞逝?丁汉白不停发散:“知道为什么有手拽男子吗?因为地底下有亡魂。”他沉下一把嗓子,“这是火车,火车下面是铁轨,那么多工程,修铁路是最危险、死人最多的。”

话音刚落,车厢内顿时漆黑一片,丁汉白冲到铺前摸索纪慎语的手臂,猛拽一把,变着声嗓吓唬人。“师哥!”纪慎语喊他,缩成一团往里面躲。

丁汉白又装英雄:“快来师哥这儿。”

纪慎语吓了一跳,循着声儿扑去,被丁汉白从铺上抱下。这时火车过完隧道,又亮堂起来,丁尔和早已笑歪。他恼羞成怒不停挣扎,丁汉白说:“老二,去抽根烟。”

车厢只剩他们两个,丁汉白用铁臂箍着他,解释中藏着戏谑:“对不起,我跟你闹着玩儿的,谁让你不搭理我。”

纪慎语欲哭无泪,放弃挣扎做待宰羔羊。丁汉白恻隐微动,将人放下盖被,拾起书继续讲。他难得这样轻声细语,慈父给爱子讲故事也不过如此,偶尔瞥一眼对方,直讲到纪慎语睡着。

这一睡就睡到了天黑。

数站靠停,旅人耐着性子熬到终点,鱼贯而出,纷纷感叹冷了许多。

前院客厅备着热汤好菜,三个小年轻成功采买归来,既要接风还要庆功。落座,纪慎语默默吃,丁汉白在右手边讲此行种种,趣事、险情,唬得满桌人情绪激动,喝一口汤润喉,递上采买单。

丁延寿展开一看,顿时变脸,桌上也霎时安静。他问:“六成冻石,二成鸡血?胡闹!谁让你这么办的?!”

丁汉白说:“先吃饭,吃完我好好解释。”

丁延寿气血上脑:“解释?解释出花儿来也是先斩后奏!这么多年摸索出来的比例,去时连零头都给算出来,你平时任性妄为就算了,店里的事儿也敢自作主张!”

纪慎语从碗里抬头,张嘴要为丁汉白辩解,可都要与对方划清界限了,于是又生生压下。姜漱柳见状立刻说:“慎语,这几天在内蒙冷不冷?去草原没有?”

话锋忽转,纪慎语回答:“不冷,草原上全是雪。”他干笑,不由得想起丁汉白在草原上造的孽,强迫自己换个话题,“小姨给我织的手套特别暖和,我每天戴着。”

姜漱柳为了防止这父子俩吵起来,竭尽心力聊其他,就此看向姜采薇:“我们年轻的时候送礼物也都是送围巾手套,自己织。”

姜采薇说:“你能送姐夫,我只能送这几个外甥。”

姜漱柳建议:“过完年二十四了,也该谈个朋友。”姐姐从来不爱催这些,形势迫人只好唠叨,“等你一晃二十七八了,好的都被人挑完了,你嫁谁去?”

姜采薇配合地说:“没人喜欢我,我有什么办法?等到二十七八还没嫁人,那我就搬出去,总不能让你和姐夫养一辈子。”

这姐妹俩一唱一和,分秒不给丁延寿说话的机会,把丁延寿憋得够呛。丁汉白安心吃饭,自觉危机已过,不料左手边那位猛然站起,风水轮流转,杵掉了他的蟹黄包。

满桌人抬头望来,纪慎语心如鼓擂,他说:“小姨,过几年我大了,我想娶你。”

鸦雀无声,丁家人全部呆若木鸡,姜采薇更是吃惊得难以发声。纪慎语立得笔直,脸面通红如遭火烤,可他惴惴思忖的竟然不是姜采薇怎么想,而是……

忽然,汤碗碎裂声好似石破天惊,丁汉白砸得手臂都发麻。他大骂:“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丁延寿支吾:“慎语,虽然你和采薇没亲缘关系……”

丁汉白不依不饶:“就算八竿子打不着也不行!”他连着丁延寿一起瞪,“除非你愿意和自己徒弟当连襟!”起身踹开椅子,怒视着纪慎语,“还是你想当我小姨夫?!”

咬牙切齿,字句间能嚼下一块肉,丁汉白这剑拔弩张的气势太过骇人,似乎还要掀掉桌子。姜采薇忙打圆场:“都坐下,开玩笑开到我身上来了,明天就领个男朋友回来让你们瞧。”

丁汉白炮火乱轰,冲姜采薇吼:“知道他没人惦记,你偏要左一副手套右一盒桃酥的哄着,他不念着你念谁?!”

姜采薇冤比窦娥,那手套明明是他丁汉白让骗人的。

这顿接风洗尘的饭实打实气疯几个,简直精彩纷呈。饭后,丁汉白欲抓纪慎语回小院,却被丁延寿扣下,他无法,手心抹了浆糊似的,光松开便花去一时三刻。

纪慎语一溜烟儿逃了,如躲洪水猛兽。

许多天不在,小院有些冷清,灯泡倒还是那么亮。纪慎语身心俱疲,行李懒得收拾,洗把脸便上床歇下。三五分钟后,又下床插上门闩,不够,又锁上窗子。

丁汉白舟车劳顿,被老子关起门上家法,不管道理是不是大过天,瞒着不报必须教训。几十下鸡毛掸子,钢筋铁骨都难免肿痛,何况他这一身冷不得热不得的肉体凡胎。

打完,丁延寿才容许出声:“解释吧,说不清就去水池里睡觉。”

丁汉白一五一十地解释,他根本不是突发奇想,而是去之前就计划清楚。丁延寿脑仁儿疼,惊讶于儿子说改就改的魄力,但更忧心:“你有什么把握稳赚不赔?”

丁汉白说:“稳赚不赔是最基本的,我要让玉销记一步步回春。”承诺这回事儿,他敢许,就有把握,“就算一败涂地,我自掏腰包补账。”

丁延寿问:“你哪有那么多钱?”

丁汉白胡编:“大不了卖身,难不倒我。”

丁延寿叫他气得几欲昏厥,卖身?从小惯着养大这败家东西,吃喝玩乐的开销算都算不过来,张嘴就说卖身?卖血都更靠些谱!

夜深露重,丁汉白终于被放行,小院却只剩一盏孤灯。他没恶劣到推门破窗,只在廊下转悠两遭便回屋睡觉。

西洋钟整点报时,代替了鸡鸣破晓。

丁汉白没赖床,爬起去隔壁问声洋气的“早安”,不料被褥整齐,人去楼空。他明白纪慎语躲他,那就饭桌见,谁知在前院仍扑了空。

姜漱柳说:“慎语一早去图书馆了,饭都没吃。”

姜采薇担心:“会不会因为昨晚的事儿不好意思,在躲我?”

丁汉白目也森然,笑也酷寒:“你有什么好躲的?难道真以为他想娶你?不过是给你解围,能不能别太当真?!”

他一通发火,也不吃饭,开车将石料拉去玉销记入库。忙起来就顾不上了,水都没喝干到下午,临走特意去追凤楼打包牛油鸡翅。

丁汉白驱车到家,进小院见卧室掩着门,这是回来了,顿时看那盆富贵竹都觉可爱。“纪珍珠?”他叫,步至门口一推,正对纪慎语的侧脸。

纪慎语坐在桌前看书,没有抬首,连余光都很克制。

丁汉白说:“我买了牛油鸡翅,搁厨房热着呢,我换好衣服咱们去吃。”他见纪慎语无反应,可也没拒绝,只当人家不好意思。

情啊爱啊,什么喜欢啊,毕竟叫人害羞。

丁汉白大步回屋,豁开门,摘表的手却顿住。地毯还是几何花纹,圆桌还是乌木雕花,可桌上的东西无比刺眼——纯金书签、琥珀坠子、蒙古帽,竟然还有他那件洗干净的外套。

这一出完璧归赵真是果断决绝,丁汉白将表掷在地上,抓了那几样便冲向隔壁。雕花描草的门叫他踢开,他气得发抖:“都还给我?什么意思?”

纪慎语说:“我不想要了。”

丁汉白骂:“你不想要就不要?你不想让我亲,我他妈不是照样亲了?!”

纪慎语倏地望来,神情隐忍又痛苦。“亲都让你亲了,也该疯够了,就不能放过我?”他捏皱书页,心要跳出来落在纸上,“我是你师弟,和你一样长着喉结的男人,你是不是昏了头?”

对方靠近,一寸寸挡住光线,纪慎语无力地垂首。“师弟是吧?”丁汉白坐下,“你为了屁大点事儿跟我这个师哥,跟我这个男人吃醋,害怕了就喊我,难受了夜半敲我的门。桩桩件件我懒得细数,好师弟,你那么聪明,那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对我无意?”

他当初动心时纠结许久,当然惊讶过性别一事,可万千错愕敌不过那份感情真挚。他不傻,杀了他都不信纪慎语没有感觉。

而纪慎语何尝没想过,他寝食难安,没一刻停止思索。他在意丁汉白,偌大的家他与丁汉白最亲近,他对着丁汉白会心慌心乱……他不敢再想,他宁愿乱着。

丁汉白将那几件礼物推推,说:“要还就所有东西都还清。”

纪慎语吃惊地扭脸,丁汉白又说:“院子里的玫瑰,我费的那份心,你什么时候还?你打算怎么还?”

那一地玫瑰早已凋零,不该有的心思却滋生至盛。

纪慎语说得那样艰难:“可我对你没那个意思。”

劈头盖脸的拒绝,比雪地上那一巴掌更叫人疼。

可丁汉白不是凡人,霍然起身:“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啊。”他笑容恣意,“我天天在你眼皮子底下晃悠,日日与你逗趣消磨,不怕天长日久生不了情。”

纪慎语仰脸看他:“那不是喜欢,你会错意了!”强自镇定,暗里崩溃,“只不过我雕的东西能入你的眼,我画的画,我那些手艺让你欣赏……你会错意了!”

丁汉白高声反问:“会错什么意?我一个大老爷们儿还分不清儿女私情?!”

他俯身掐住纪慎语的脸:“小南蛮子,你想不明白,我给你时间想,住在同一屋檐下,我有的是工夫折腾你。你跑不了,逃不了,就算卷铺盖归了故土,我把聘礼直接下到你们扬州城!再说一遍,喜欢就是喜欢,就像纪师父喜欢你妈,丁延寿喜欢姜漱柳,你看清也听清,我丁汉白喜欢你纪慎语了!”

那吼声回荡,绕梁不绝。

——我喜欢你纪慎语了!

※※※※※※※※※※※※※※※※※※※※

前文说过,师弟的感情观比较模糊,毕竟才16,而且情窦刚开就遇见这么生猛的……还有就是时代的局限性,几乎没接触过同性恋相关的知识,震惊.jpg

喜欢碎玉投珠请大家收藏:(www.txtwww.com)碎玉投珠飞库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 - 碎玉投珠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

猜你喜欢: 逆流男团战争人海中的你危险亲密玫瑰挞偏执大佬的心头宠半吟恋上一片雪碎玉投珠执念寒鸦偏爱愿赌服输明目张胆野心家你撞我心上啦妖怪储备粮成了我老公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美人宜修变猫记思你成疾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新欢蓄谋已久(家教)征服!!营业悖论[娱乐圈]
完本推荐: 宠婢全文阅读蜜糖全文阅读尽欢全文阅读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全文阅读捡宝王全文阅读上瘾全文阅读白莲花哄人手册全文阅读邪蟒神瞳全文阅读承包大明全文阅读以和为贵全文阅读女帝全文阅读七零小福妻全文阅读饕餮太子妃全文阅读从1983开始全文阅读我的房分你一半全文阅读覆手繁华全文阅读求魔全文阅读有丝分裂全文阅读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全文阅读至尊兵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万兽朝凰小阁老仙魔同修文明之万界领主大庭叶藏的穿越牧龙师打造洪荒:从忽悠圣人创造世界开始逍遥侯重生世子爷玩家超正义一笑风云变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全球灾变:避难所无限升级影后的嘴开过光伏天氏传奇浪潮十八年我,儒剑仙,在天墉城签到三百年医妃惊世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大奉打更人姑娘你不对劲啊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柯学捡尸人大魔王娇养指南末世胖妹逆袭记港九枭雄哥哥女装替我上学他的小祖宗甜又野神话版三国弃婿当道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碎玉投珠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移动版 - 飞库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