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库小说网 >> 碎玉投珠 >> 第 28 章

汽车修好后还没人开过, 尤其是丁汉白,兹一靠近就被丁延寿错事重提,那训斥声绕梁不绝,还不如步行来得痛快。

好在玉销记近日忙, 丁延寿早出晚归,丁汉白终于不受辖制。

他早起穿衣,衬衫夹克毛料裤, 瑞士表, 纯牛皮的包, 一套行头顶别人俩月工资。这“别人”还不能是干苦力的, 得是文物局张主任。

丁汉白就这么打扮妥当, 步入隔壁卧室,自认为令其蓬荜生辉。朝床边走,他屏气, 一心听人家的呼吸,走近立定,轻拍枕头上毛茸茸的发顶。

纪慎语压下被子, 露出惺忪却明亮的眼睛。

“被子又不薄, 裹得像襁褓婴儿。”丁汉白说,“起床,洗澡换衣服,求我陪你去学校还得我叫你。”

挑刺儿的话如星星, 多。但如果当成流星, 划过即忘, 倒也不厌烦。

纪慎语骨碌下床,收拾衣物去洗澡。衬衫拿出来,扭头打量打量丁汉白,这人怎么穿得那么精神?于是又搁下,如此反复。丁汉白叫他磨蹭出火气:“挑什么挑,就那么几件,难不成你还想折腾出一件金缕衣?”

纪慎语自然没有金缕衣,扭身靠住柜门。“师哥,谢谢你陪我去学校。”刚睡醒的一把嗓子,软乎沙哑,“老师如果训我,你就左耳进右耳出行吗?”

丁汉白坐在床尾,询问为什么,再加一句凭什么。

纪慎语答:“我怕你对我有成见,觉得我学坏了。”沙哑的嗓音逐渐清晰,可也低下去,人转回去拿衣服,背影原来那么单薄,“期中考试我不会退步的,你也别对我有看法,不是挺好吗?”

丁汉白“嗯”一声,听上去极其敷衍,可实际上他莫名难以应对。

总算出门,刹儿街的树都黄了,叶子发脆,不知名的花很是娇艳。也许就因为这点凡尘风景好看,二人从出发便毫无交流,一直沉默到六中门口。

校门大敞,学生赶集似的,丁汉白熄火下车,如同一片柳树中蹿起株白杨。他陪纪慎语进校,意料之中地被看门大爷拦下。

大爷问:“怎么又是你?你进去干吗?”

丁汉白说:“那老师不请我,我能拨冗光临这破地方?”

大爷一听:“破地方?这可是你的母校!”恨不能替天行道。

丁汉白回:“那我来母校你问什么问,你回家看看老妈还有人管?”

他推着纪慎语往里走,把大爷和值勤学生顶得辨无可辨。纪慎语毫不惊讶,他早已对丁汉白的张狂跋扈习以为常,只是距教学楼越近,他越难安。

他想,丁汉白这么骄纵的性格,等会儿要被老师教训,最不济也要听老师指责家长监督不力,该有多憋屈?

“行了,去教室吧。”丁汉白推他,“我找你们老师去。”

丁汉白不疾不徐地在走廊漫步,到办公室外敲门,得到首肯后阔步而入。他环视一周,先看见岁数最大的一位老师,琢磨,欢呼:“周老师,你怎么还没退休?!”

他跟人家寒暄,险些忆一忆当年。

聊完想起此行目的,挪到靠窗的桌前,扯把椅子坐,坐之前还要拍拍椅面,生怕弄脏他的裤子。“杜老师好。”他打量对方,中年男人,胖乎乎的有点像丁厚康。

杜老师也瞧他:“你是纪慎语的家长?”

丁汉白应:“算是吧。”

杜老师不满意:“什么叫算是?难道随便找个哥们儿来唬弄我?”

这老师挺厉害,丁汉白想。“是这样,我们家收养了纪慎语,他家乡在扬州,没亲人了,身世浮沉雨打萍。”见对方脸色稍缓,“这孩子吧,寄人篱下没什么人管,零丁洋里叹零丁。”

周老师在角落噗嗤一笑,暗骂他臭德行。

丁汉白倚着靠背,一派闲闲,三番五次想翘起二郎腿。两句话将纪慎语描摹得惨兮兮,企图惹起老师的一点同情。可他哪知道自己气质超然,举着放大镜都难以共情出怜悯情绪,对方看着他,只觉得他在唬弄人。

于是杜老师态度未变:“纪慎语这几天上课注意力不集中,效率很低。”

丁汉白说:“也许老师讲得不对他口味儿,自己琢磨呢。”

杜老师火气腾升,也靠住椅背抱起肘来。“这是学校,以为老师讲课是饭店点菜?”强忍住声色俱厉,“他就算是第一名也不能由着性子来,何况马上期中考试,按照这个状态,他很有可能会退步。”

丁汉白未雨绸缪,要是退步,不会还要叫家长吧?他提前想好了,到时候让姜采薇来,他小姨肯定能把老师哄得高高兴兴。

思及此,脸色一沉。

纪慎语平时那么喜欢姜采薇,怎么今天不叫姜采薇来?

丁汉白越想越烦,把老师晾在一边。杜老师敲桌,说:“还有更严重的,他这些天频频逃学,如果不是家里有要紧的事儿,我想听听解释。”

丁汉白回神:“他从扬州来,人生路不熟,应该不是干什么坏事儿。”

杜老师难以置信:“你作为他的家长也不了解?就放任不管?”

这话给丁汉白提了醒,他还真不了解,纪慎语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有什么小秘密,他一概不知。思路稍变,他对丁尔和与丁可愈也不甚了解,他从来如此,别人的事儿漠不关心。

这工夫,老师絮絮叨叨教训许多,丁汉白静心聆听,好的,坏的,无关痛痒的,学生形象的纪慎语在他脑海逐渐清晰。他垂下眼睛,直待老师说完。

丁汉白重回走廊,慢慢走,纪慎语立在栏杆旁念书,纪慎语贴边行走避开同学打闹,纪慎语借作业给别人抄违反纪律……他想起这些。

纪慎语谨小慎微的校园生活很有意思,叫丁汉白觉得稀罕。走着走着,想着想着,丁汉白在涌出的学生中立定,两米远处,纪慎语踩着铃声跑出来,神情像寻找丢失的宝贝。

他把自己想得很要紧,不知是否自作多情。

纪慎语跑来,喘着,喊着师哥,抓丁汉白的手臂。想问老师欺负你没有?想问许多,但在来往同学的窥探中,一切浓缩成一句“抱歉”。

丁汉白说:“我跟老师谈好了,你不许再乱跑,乖乖上课。”他也是从十几岁过来的,怕纪慎语阳奉阴违,临走又补充,“不定时来接你,抽查。”

纪慎语扒着栏杆目送丁汉白离开,背影看不见了,栏杆也被他焐热。

不多时,车在崇水区靠边停,丁汉白暂时走出对纪慎语的惦记,来讨要他魂牵梦萦的玉童子。破门锁着,他挺拔地立着等,揣兜,皱眉,盯着檐上的破灯笼出神。

一时三刻,破灯笼被风吹得摇晃千八百下。

张斯年总算露头,拿着干瘪的包。丁汉白分析,包里没钱说明没脱手什么东西,刚放下心,张斯年毁他:“从玳瑁出来,直接上银行办了折子。”

丁汉白问:“那玉童子没卖吧?”

张斯年答:“连着荷叶水洗一起卖了。”

咣当一声,丁汉白反身将门踹开,好大的气性。“白等半天!”他有气就撒,才不管师父还是爸爸,“这才几天,你怎么那么急不可耐?!缺钱跟我说,要多少我孝敬你多少!一声不吭卖东西,我他妈上哪儿找去?!”

张斯年哼着戏洗手,不理这混不吝,他那天就瞧了个清楚,丁汉白哪是喜欢玉童子,是想找做玉童子的人。

他挑明:“我跟梁鹤乘斗法半辈子,你想亲近他徒弟,再进一步是不是还想拉拢他?”

丁汉白噤声,在这方小院来回转悠,有失去玉童子的焦躁,更有被戳中心事的烦乱。从他认张斯年为师,等于下一个决心,决心在他喜欢的古玩行干点什么。

“这不是你们那个年代了,不是需要骑个破三轮去挨家转悠,收个件儿要用收破烂儿打掩护。”他说,“师父,我喜欢这行当,喜欢这些物件儿,但我不可能像你一样只泡在古玩市场里捡漏、脱手。”

张斯年目光冷了:“你想干什么?”

丁汉白说:“我贪心。”他言之切切,“我特别贪心,我倒腾来倒腾去是因为喜欢,也是为了钱,钱越多,我能倒腾到手的宝贝也就越多。可无论钱有多少、宝贝有多少,都只是市场之中的一个单位,还不够,我喜欢做主,总有一天我要干预、控制。”

张斯年一声干咳,无声地点一支旱烟。

丁汉白立在灰白烟雾里:“以前没有古玩市场,人多就有了,再以后呢?”他蹲下,按着张斯年嶙峋的膝盖,“老头,玉销记做翘楚好几代了,降格就是要命。我靠天分和努力争到上游,做不了魁首也要我的命。”

安静,静得连烟灰扑簌都能分辨。

烟头落下,张斯年的手一并落下,盖住丁汉白的手背。

“他好找,是个六指儿。”老头说。语气无波,可就这么无波地妥协了。

丁汉白笑了:“你俩为什么不对付?难道是他把你戳瞎的?”

引擎和着秋风,像年轻人发出的动静,师徒间剖白笑骂,有些敞开说了,有些暂且留着。张斯年听那动静远去,独坐在院子里发呆,半晌哼一阙戏词,余音袅袅,飘不散,倒勾出他年少的一段念想。

而丁汉白,他语文学得还不错,诗也会那么几百首,今天却真正懂了“直抒胸臆”是何等痛快。理想与念头搁置许久,一经撬开就无法收回,就像这车,卯足劲儿往前开才算走正道。

他回家,寻思着改天找到梁鹤乘后的开场白。

落日熔金,大客厅这时候最热闹。

空着两位,纪慎语忙于雕刻玉薰炉,没来。

姜采薇问:“怎么汉白也不来吃饭?”

姜漱柳说:“肯定在外面馆子吃饱才回来,他最不用惦记。”

丁汉白着实冤枉,他什么都没吃,不过是去机器房找一块料而已,就被冤家缠住。那玉薰炉划分仔细,盖子炉板器身三足,各处花纹图案不一,刻法也不尽相同。纪慎语握着刀,问完东又问西,相当谨慎。

丁汉白干脆坐下:“盖子上那颗火焰珠是活动的,第一处镂空。”

纪慎语指尖划过:“这儿也是镂空,云纹,四个装饰火焰珠要阴刻小字。”手顺着往下,“炉板还没雕……”

丁汉白提醒:“整体圆雕,炉板浮雕。”

纪慎语牢记住:“下面阴刻结绳纹,两边双蝶耳……衔活圆环。”他念叨着,身子一歪去摸三足,挨住丁汉白的肩膀。

丁汉白抬手接,将纪慎语揽住,揽住觉出姿势奇怪,此地无银地嘱咐,别摔了。而纪慎语许是太累,竟然肩头一塌放松在他臂弯,他结结实实地抱着,会摔才见鬼。

“师哥。”纪慎语说,“镂空那么麻烦,你能教教我吗?”

丁汉白未置可否,只想起纪慎语来这里那天,他正在镂字。

几个月了,一时戏弄的“纪珍珠”竟然喊了几个月。

丁汉白夺下刀,捡一块削去的玉料,勾着纪慎语的肩,蹭着纪慎语头发,让纪慎语仍能倚靠他休息。“看仔细。”他环绕对方发号施令,施刀走刀,玉屑落在纪慎语的腿上,放在腿上的双手慢慢握拳。

“看清没有?”

“……没有。”

丁汉白继续雕,又问,看清没有?

纪慎语还说没有,像是胆怯,也像是勇敢。

胸膛那一块被对方的后肩抵着,烫了,丁汉白的呼吸拂在纪慎语的脸颊上,他想知道纪慎语觉不觉得烫。

“我看清了。”纪慎语忽然说。

丁汉白就此知道,对方的脸颊一定很烫。

看清了,他该松开手了,该离开这儿,该头也不回地去客厅填补肚子。可他魔怔一般,纹丝不动,只捏着那把刻刀继续。他恨纪慎语红着脸安稳坐怀,要是稍稍挣扎,他就会放开了。

半晌,理智终于战胜心魔,丁汉白将纪慎语一把推开,先声夺人:“十几岁的大孩子还往人家怀里坐,你害不害臊?!”

纪慎语闻言窘涩,但他嘴硬:“……我不是很害臊。”

丁汉白噎得摔刀而去,格外惦念梁师父的高徒。相同年纪,对方面都不露端庄持重,家中这个内里轻佻专爱顶嘴,对比出真知,他竟荒唐地想起一句粗俗话。

——家花不如野花香!

丁汉白暗下心思,一定要拨云散雾,看看那朵野花的庐山真面目。

纪慎语莫名一凛,霎时攥紧了手里的刀!

※※※※※※※※※※※※※※※※※※※※

看门大爷:怎么又是你?丁什么白?——丁汉白。什么汉白?丁汉白。丁汉什么?丁汉白!

喜欢碎玉投珠请大家收藏:(www.txtwww.com)碎玉投珠飞库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 - 碎玉投珠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

猜你喜欢: 绝对温柔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玫瑰挞凤凰花(GL)坠落解药老师,太给力!野心家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桃花汛第一神算容我放肆一下穿成了团宠家的恶毒小可怜悄悄咬一口名门天后:重生国民千金半吟荣光[电竞]七芒星可爱到头掉(家教)征服!!牙印交杯酒寄生恋上一片雪心动妖怪储备粮成了我老公
完本推荐: 绿茶精在七零被娇宠[穿书]全文阅读娇娘春闺全文阅读夜色边缘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国产英雄全文阅读铠甲:超神反派全文阅读超脑太监全文阅读幼崽护养协会全文阅读解梦师在娱乐圈全文阅读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全文阅读悄悄咬一口全文阅读离家出走后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饕餮太子妃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白莲花哄人手册全文阅读天涯客全文阅读和你的年年岁岁全文阅读神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之角色扮演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联盟之从妖姬辅助开始一世高手帝霸大唐第一世家从斗罗世界开始签到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死亡求生:没有人比我更懂副本!影后的嘴开过光我,超级霸王龙!坐镇史前,未来人类降临!回到农家当幺女大唐扫把星红楼春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何日请长缨芝加哥1990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港九枭雄全球密室[无限]洪荒调查员鬼使神拆[重生]直播之悠闲山村生活万诱引力[无限流]无限列车妖女哪里逃万千宠爱耀星辰我只想自力更生稳住别浪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碎玉投珠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移动版 - 飞库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