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飞库小说网 >> 碎玉投珠 >> 第 13 章

丁汉白这人好不过一宿,前晚贴心地给人家擦脸端饭,第二天睡醒就来砸门问话。没办法,他的好奇心吊了好几天,势必要弄个明白。

纪慎语被砸门声扰乱清梦,直往枕头底下钻,而后门外的土匪把门踢开,冲进来,咚的坐到床边,隔着被子推他。

“赶紧起来。”丁汉白手大劲儿更大,往纪慎语后腰一按,居然有骨头的嘎吱声,“你闷屋里这几天都干吗了?不交代清楚这礼拜别想洗澡。”

纪慎语反手捂着腰,听见“洗澡”立刻还嘴:“那我去华清池,我蒸桑拿。”

他翻身坐起来,褪去惺忪态,满是睡饱后的清明。丁汉白离他半臂距离,倾身嗅一嗅,皱眉瞪眼:“你都有味儿了!酸的,我吐了!”

那人语气神情太逼真,仿佛嘴巴再一张合真要吐出来,纪慎语的脸刷一下变红,窘迫难堪,在被子下捏着衣服犹豫:“我没出汗,我现在就去洗澡。”

丁汉白来一套川剧变脸,抬手拦住:“说了不让洗,先交代你这几天偷偷摸摸干什么了。”

话又绕回来,纪慎语也分不清自己是真有味儿,还是丁汉白诓他,弯腰从对方手臂下一钻,光脚立在地板上:“我关上门爱干什么都行,师父都没管,你更管不着……”

丁汉白一听就火:“少拿丁延寿压人,不顶用!这是我的院子,你干什么都受我管教。”他站起身,将对方迫得后退,“玩儿神秘是吧?今天开始不许去前院吃饭,就关上门在这屋里吃!”

纪慎语隐约觉得丁汉白吃软不吃硬,可是他丝毫不怕他,话赶话哪软的下来,干脆脖子一梗:“不去就不去,吃饭挨着你没胃口,我也吐了!”

丁汉白摔门离去,门敞着晃,感觉迟早掉下来。纪慎语被灌进的风吹醒,才发觉他们两个幼稚可笑,不过气已经生了,至少这周末对方不会再理睬他。

不理也好,清静。

纪慎语兀自收拾房间,还哼着纪芳许生前爱听的扬州清曲,忙完洗澡换衣服,人连着屋子焕然一新。这两天潮湿,青瓷瓶要阴干到周一,他索性拿上暑假作业去玉销记看店。

儿子不好惹,他哄老子开心去。

待到周一,天晴了,丁汉白的脸还没晴,撂下一句晚上有聚会就上班了。

纪慎语不慌不忙地挑衣服,穿一身最阔气的,用书包背上青瓷瓶,直奔玳瑁古玩市场。他二进宫,气定神闲地转两遭,买瓶汽水,找一光线明亮的空当,摆摊儿开始。

很快来一年轻人,问:“这脏瓶子什么情况?”

纪慎语吸溜汽水,白眼儿翻得能拿金鸡百花:“没什么情况,别挡光。”

这地界,不一定能听出行家,但门外汉肯定早早暴露,他把看热闹的人驱走,垫着旧报纸盘腿坐好,等待真正的买主。

不多时,一位老太太经过,银发梳得妥帖,和珍珠耳环交相辉映,停下说:“哎,我得戴上花镜瞧瞧这个。”

周围有人投来目光,原来这老太太是熟客,喜欢收藏旧首饰。纪慎语摸不准对方的斤两,睁圆俩眼打量,故意端着目中无人的神态。

老太太问:“小宝,你卖东西不介绍介绍?”

纪慎语说:“我家古董多呢,这个是从柜子里随便拿的,卖了换零花钱。”

老太太慈眉善目:“家里那么多古董,你穿的衣服又讲究,还差零花钱?”

“期末考砸了,我爸不给花。”纪慎语耷拉脸儿,将汽水瓶和青瓷瓶一磕,“反正懂行的知道我这是好东西,我不贱卖,不然被我爸知道了挨揍。”

正说着,又来一个男人,近视眼镜公文包,斯斯文文。他蹲下来,捏着瓶颈看,摸釉面的纹路,抠纹路上的污垢,似问非问:“这脏泥可不是放柜子里能积出来的。”

纪慎语不动声色:“我爸说了,这瓶子买来就这样,没有脏泥才假呢。”

有人稀罕这说法,男人翻转瓶身详细地看,纪慎语垂眼装作漠不关心,其实有些紧张。那堆残片都是海洋出水的文物,表面的脏污也是实打实的钙化物,因此这瓷瓶从材质上看没有问题,考验的就是他的手艺。

“你要买吗?”他问,“不买别抠抠摸摸的。”

男人不理,欣赏很久:“你这瓷瓶外壁的豆青釉不够匀净,有点发黄了。”

一旦挑刺,那就是想压价,想压价就说明想要,纪慎语瞅一眼发黄的地方,心想能不黄吗?豆青的残片没合适的了,只能用个接近的。他说:“不发黄你就得掂量下真假了,发黄是因为在海里沉了太久。”

男人毫不意外,接腔给看客们说:“没错,这是件海洋出水的瓶子,应该是清朝的。”

老太太立即问:“那得多少钱?”

男人笑笑:“虽然保存完整,但是器型普通,表面又有瑕疵,贵不了。”

纪慎语闻言也笑笑,他就想换钱给丁汉白买个礼物,时间紧迫也做不出多复杂的,这人说得没错。“你买吗?”他举起三根手指,“这个数。”

三万,男人与他对视,说:“一万三。”

纪慎语把脸偏一边:“看完放好,别挡光。”

男人被他这态度弄得一愣,老太太反而乐起来:“这孩子爱答不理的,不是做生意的,单纯换零花钱呢。”

男人又重复:“一万三真不卖?换个人可能连一万都不给。”

纪慎语挥挥手,把不耐烦摆脸上,男人起身走了,老太太和看热闹的也走了。他目光尾随着男人,见对方散步似的,偶尔停留,却没再躬身。

他心里有了数,门前冷落只是暂时的。

中午太阳最毒,文物局办公室的空调没停过,电话一响,副局长打来要文件,丁汉白进主任办公室拿一趟,又送一趟,回来后就在位子上吹风。

他落汗后问:“组长,主任请假了?”

张寅没上班,亲自去机场接专家了,把专家安排好就没回来,名正言顺地旷班。至于现在,正悠闲地在玳瑁古玩市场转悠呢。

这市场里,九成九的赝品,但人人都想捡漏,张寅溜达一圈往回绕,又立定于纪慎语的面前。海洋出水文物,他刚从福建带回来一批,博物馆展示的那些都是他挑选的。

说明什么?说明他不可能走眼。他确定得很,那瓶子的圈足、束颈和唇口都是规矩的,和他见过的一模一样。再就是附着物,他更肯定了,那海腥味他且忘不了。

纪慎语唆着冰棍儿,仰头不吭声。

一般来说,穷人遇难急用钱,最容易压价。纪慎语恰相反,衣物讲究,书包上挂着经久的琥珀坠子,喝完汽水吃冰棍儿,扮败家子偷古董换零花钱,钱少了都懒得搭理。

“三万不降,你这东西肯定砸手里。”张寅终于开口,“你想想我说得对不对?”

纪慎语说:“那就一万三吧。”说完看张寅满脸惊喜,又道,“大哥,我不是缺心眼儿,你别想美事儿了。”

二人开始拉锯,退一步就少万八千块,张寅那一万三着实荒唐,不过是看纪慎语年纪小诈一诈而已,纪慎语那三万也是拔高要价,预留了砍价的空间。

他们不停争辩,引得其他人来看,张寅唯恐被横刀夺爱,最终两万三定下了。纪慎语只要现金,背着书包和张寅去取钱,古玩市场旁边就有银行,为方便人们交易似的。

在银行里交接很安全,青瓷瓶给对方,纪慎语背着书包离开。经过一条巷口时听见呼喊声,紧接着蹿出来一人,撞开他半边膀子飞奔而去。

古玩市场的外墙和银行之间有条小巷,里面摊位满了,散户就在巷子里摆摊儿,一个老头拿着旧包倒在墙根儿,面上沾血,蜷着身体哑着嗓子,哭哭喊喊。

光天化日抢劫啦!丢了救命钱!

整条巷子鸡飞狗跳,纪慎语站在巷口,拽紧书包带子跑起来,一路追着那抢劫犯。抢劫犯被他追得慌了,该上天桥时没有上,直直地冲路口逃去。

纪慎语眼看两名交警将抢劫犯绊倒,包袱滚在地上,清脆的一声,他心也碎了。

包袱被他追回,可里面的祭蓝釉象耳方瓶已成碎片,带回去,见老头坐在银行外的台阶上。“爷爷……”他过去,不知道怎么说,“那人摔倒了。”

包袱展开,老头对着碎片摇头,脸上血泪斑驳,捂着肚腹微微抽搐。纪慎语急忙扶住对方,问:“他抢东西的时候打伤你了?要不要去医院?”

这时银行里出来一人,径直走到他们跟前:“东西呢?”

这是有人许下要买,对方取钱的工夫却遭了抢。纪慎语朝包袱努努嘴,心跟着疼,他虽然没有火眼金睛,但他知道作伪会有什么破绽,那方瓶没有丝毫瑕疵,至少值七八万。

对方火了:“说好的等我取钱,怎么成这样了?你赔!”

老爷子气虚:“我赔不了……”

“……我□□祖宗!”对方破口大骂,资深爱好者,眼里只有物件儿了,到嘴的鸭子一飞,恨不得六亲不认,蛮不讲理。

纪慎语帮老头擦鼻血,他不擅长骂人,不由得想念起丁汉白。等那人骂够了离开,他扶着老头到街边打车,好人做到底,再去趟医院吧。

一检查不得了,除却外伤,老头原来还有癌症。

纪慎语懂了“救命钱”是什么意思,交住院费的时候没含糊,再加上七七八八,两万三去掉大半。他守在病床边,拧毛巾给老头擦脸,擦完脸擦手,发现老头的右手有六根手指。

“我姓梁,梁鹤乘。”老头说,“生下就是六指儿,没吓着你吧?”

纪慎语摇摇头:“爷爷,我怎么联系你家里人?”

老头说:“孤家寡人,你不该管我。”

纪慎语沉默片刻,把剩下的钱掏出来,自己留三百,余下的塞到枕头下:“爷爷,我陪你到晚上,钱你留着花吧。”

老头一把浊泪:“我哪能要你的钱,住院费我也得还你……”

“我师父说——”问起来还要解释,纪慎语改口,“我爸说,千金散尽还复来,可有忙不帮,错过是要后悔的。”

老头又问:“你这个小娃娃,怎么随身带着那么多钱?”

对方已经太可怜,纪慎语不忍欺骗,把自己做青瓷瓶的事儿一五一十讲出来,眨眼间陪对方到了晚上,外面暮色四合。

他告辞,拎着空荡荡的背包搭车,脑中过电影,一帧帧一幕幕,演到最后这刻只有失落。池王府站下车,他下车后在街口遇见丁汉白,丁汉白聚会归来,染着淡淡的酒气。

纪慎语终于见着亲人了,不算亲人,那也是熟人。

忙活那么多天,手指尖至今还疼,到头来只剩下三百块。

这叫什么呢,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纪慎语何其委屈:“师哥……”

丁汉白发怔,寻思着他们不是吵完架在冷战吗?不记得和好了啊,他喝高了?恍惚的空当纪慎语已经凑上来,仰着头,巴巴的,似是讨他的安慰。

他大手兜住人家的后脑勺,这次知了轻重,轻轻地揉,慢慢地问:“怎么了?”

纪慎语自觉毁诺,面露难堪:“我不能送你礼物了。”

丁汉白没料到这原因,不容商量地说:“那不行,你打了包票,现在就送,让你给什么就得给什么。”

纪慎语慌了,等对方为难他。

结果丁汉白重揉一把:“算了,你就随便笑一个。”

喜欢碎玉投珠请大家收藏:(www.txtwww.com)碎玉投珠飞库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 - 碎玉投珠txt下载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

猜你喜欢: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离婚危险亲密凤凰花(GL)蓄谋已久我在综艺里谈恋爱荷尔蒙式爱情人海中的你牙印七十年代小后妈假装不知道你在装穷[重生]夜色深处我的小幸运奶油味暗恋天作之合新欢大神你人设崩了地球上线你看起来很好亲半吟惊悚练习生上瘾朝思慕久大哥第一神算逆流碎玉投珠
完本推荐: 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月光变奏曲全文阅读忍冬全文阅读和影帝离婚后直播种田全文阅读蓄谋已久全文阅读天道图书馆全文阅读蜜糖全文阅读嗜爱全文阅读星际之宠妻指南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全文阅读惊悚练习生全文阅读天涯客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我喜欢你的信息素全文阅读都市妙手仙医全文阅读奶油味暗恋全文阅读极品太子爷全文阅读荷尔蒙式爱情全文阅读被迫和情敌结婚后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伏天氏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妖龙古帝黎明之剑末日乐园我在名著世界优雅老去欢迎回档世界游戏他的小祖宗甜又野都市最强修真学生数风流人物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九星之主逆天神医妃十方武圣开局十连抽然后无敌签到千年我怎么成人族隐藏老祖了大奉打更人我的身体超级强这个皇子真无敌抗战:从战俘营开始爆锤小鬼子帝霸大国重工:重生1987!别人养蛊我养身黑莲花女配重生了我要做驸马召唤文武点满力量的我绝不会无用武之地低调为王卡徒时代:开局抽到百鬼夜行星空流浪汉

碎玉投珠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碎玉投珠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碎玉投珠txt下载手机版 - 北南的全部小说 - 碎玉投珠 飞库小说网移动版 - 飞库小说网手机站